希望自己能心平气和地走下去。

匿名 2020-09-13 12:32:34 热度:
犯罪原因的时代性和结构性。犯罪不仅仅是某个人纯粹的恶,而是人的精神无法适应剧烈而畸形的社会变迁导致的异化和变态。这个说法并不是为犯罪的人开脱,而是企图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待和解释犯罪的复杂性。也正因为如此,小说所牵涉到的人物、系统之丰富和深度都超越了一般的推理、刑侦小说,因此也为情节的复杂性提供了合理的背景和潜力。比如,呼延云喜欢把地点设置在烂尾楼、未建成的别墅地下室、荒废的地铁站、城乡结合部,皆是即将进化而未完成的象征物,反而在这混乱与秩序同时并存的地带和时间点,才会出现矛盾、冲突和异化。刑侦的专业性。因为特殊的时代背景产生的犯罪分子已经和以往常见的大相径庭,不像过去有明确的犯罪动机,而更多是变态随机凶残杀人,因此传统的刑侦手段已经无法应对这些案件了,必须引入新的刑侦方法和理念,而这两部小说的刑侦架构也是在此理论之上建立起来的。其中包括法医学、刑事鉴识、行为科学,三位主角皆是警局内这三个领域的领头人,同时还有调查记者和推理爱好者的编外援助,使得侦查过程的面向很丰富,专业性也很强。如果作者本身没有深厚的知识功底,很难写得那么详细和准确。
10:41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明白,焦虑的对立面是满足,人一旦不再予取予求后,执念也消失了,好像瞬间就有能力面对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灵活地活于世间。人常感到匮乏、不满,因此才会不断催促自己前行,而当前方道路受阻时,就会产生求而不得的焦虑,当每一件事情都如此,整个人就如同陷入到真空下坠的恐怖境况,没有力气和勇气继续前行。可安定和满足是否会带来停滞和懈怠呢?或许会的,回想我这一两年的状态,似乎就是如此。虽然获得了有生以来难得的内心安定和幸福,但也为没在现实中做出些什么而后悔。以前总在这两种状态中徘徊,焦虑勤奋而不快,安定幸福而懈怠,可如今我想,或许可以进入到安定而勤奋,面对不确定性也能灵活应对的状态中了。为什么突然有这个转变呢?或许因为我不想再问,十年后的自己会成为怎样的人,而更在乎现在的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吧。因为十年前的我,难道不也在时时幻想今天的自己是怎样的吗?那时候渴望的答案是有一些物质生活和成就的进展,比如说进入了什么好学校,长得更好看之类的。可用现在的眼光来看待以往期待的事情,不过是那么的普通和平凡,一切都自然而然地发生了。但是,或许正因为我以前的执念,这些事情才得以发生?虽然以十年前的眼光看目前的生活,好像走了好远的路,当在行走的过程中,并没有太大的感触,在获得那些期待事物的当下,也不是特别快乐。或许,现在的我不那么在乎外在成就了,因为它们不过是内在成长的外显和结果而已,更甚者,二者不具有什么关联性。在满足和安定的基础上,我还有什么理由去追寻更多的东西呢?原因好像就不再是为了自己了,因为我已经内心满足。而是为了追寻一个更高的理想,或者为事物和他人多做什么贡献。但我似乎不是个会为了别人多做什么的人,那么只能追寻某种切实的感受或理想了。之前和煜智说,我希望自己可以追寻更本质和真实的东西,从而信任某物,进而和它建立联系。是一条非常不容易的路啊,希望自己能心平气和地走下去。
-- Jacqueline
2万+
1 点赞

杂谈日记相关阅读

精选日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