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合租室友

匿名 2020-03-27 11:22:06 热度:
两位合租室友是同一家公司的同事,清晨时分她们破天荒地早早起床,小声讨论工作。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听了一耳朵的项目进度安排和公司高层八卦。过了一会儿,我从半睡半醒中彻底清醒,从床上爬起来,看到床头柜还放着昨晚买的两串糖葫芦:一串山楂的,一串草莓的。可惜山楂的那串糖已经化掉,草莓的那串草莓也有点腐烂,全都没法吃了。合租室友发现我已经起床,双双来到我的房间。室友A要看我养在窗台上的多肉,室友B从我床头翻出了一盆旺盛生长的黑法师。鬼知道我床头为什么会植物,而且还不只一盆。是我的床头变成了四次元口袋还是在暗示我脑袋开花?我从室友B的手中拿过花盆,想放在窗台上,手却一抖,把花盆里的土都砸在了被单上。隐藏在我基因深处的洁癖碱基对可能突然变成了显性,被单上的土壤带来的不适飞速冲破了梦境,叫醒了我。睡醒后的我不自觉看了看床头,并没有什么花盆;摸摸头顶,与睡前一样完好;在看看被单,虽然有点乱但并没有什么土坷垃。我不禁松了口气。
2万+
1 点赞

工作日记相关阅读

精选日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