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级日记

  • 四月

    2022-04-24

    四月,是怎样的一个月份?关于四月,我的记忆,是愚人节,是张国荣,是清明节,是《四月是你的谎言》,是男神的生日,是万物初生,是浅浅春意。林徽因写过《你是人间四月天》,四月天是爱,是暖,是希望。T。S艾略特在《荒原》里照样有这样著名的诗句:“四月是残忍的季节,荒地上长着丁香,把回忆和欲望搀合在一起,又让春雨催促那些迟钝的根芽。”我其实是喜欢四月的,脱下棉服,换上薄薄的春装,张开双臂,和春风撞个满怀。每...

  • 2022-04-24

    落从高高的阳台到平躺着的大海水面,是一片空虚。所谓空,当然其实很挤。就是说有夕阳每天表演下海的慢动作,有黄昏时绝不迟到的金星以超亮的光宣传自己来了,有上百艘的船来来去去,有躁动不安的海鸥上上下下,有忙得不得了一直揉来揉去的白云还时常跳动着变换颜色,浮动的云后面直击海面。一切是那么平凡和美好。我坐在沙发上,手机上的键盘亮着。头发凌乱睡眼昏花,窗外的风景与我显得格格不入截然不同。一切是那么平凡和美好。...

  • 2022-04-24

    煊我看着窗帘外的世界,一直,在看。在道街上,吆喝的大妈不在吆喝了,邻居家的小孩不在玩耍了,连那只狗也不叫了,很安静,安静的我都怀疑这是不是我们街道。就像在一刹那,好像都安静了。我不由自主的往外看,毕竟我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之前街道吵的不可开交,我只想让他们安静,但现在,那么的安静,我就觉得不怎么对劲那大妈只是坐在板凳上,静静地看着,而那只狗只是在趴着睡觉,小孩呢,我不知她到哪去了,其他人也是好好的坐...

  • 母亲

    2022-04-24

    母亲母亲坐在我对面,忽隐忽现的光,落在她苍茫的脸上。……母亲是什么。是在你踢被子时,为你盖上被子的那位人,是你在沮丧时,安慰你的那位人;是你在深夜学习时,为你倒热牛奶的那位人……母亲啊,我不知怎么报答你啊,你会说:“你只要好好学习就算是报答我了。”可是,理解别人远比审判别人更为快乐,我也没有把我的想法说出来,母亲啊,我真的想报答你,可我不才,没能考个第一,就算是那个成绩让你满意,但我的心里还是不舒...

  • 2022-04-24

    独。天空羞红了脸,直至日落西山,随天色渐暗……从日出到日落,到乌云,或是电闪雷鸣,我都看过,但今天的日落却格外的独特……今天也是平凡的日子,可,又格外独特……我坐在车上,路过一片草地,海风习习,日落当空,树木的细叶在空中飘散,像落花微微,草地上几十个人坐在落日下,好像是在办什么乐队,他们正在吹着欢愉的小喇叭草的上的人们在安详的听着轻快的乐曲,日落的光落在他们身上,格外的有影……草上有印,风中凌乱,...

  • 感同身受

    2022-04-24

    感同身受。这个世界怎么会有感同身受呢?你可能会说,世界上有许多感同身受啊。那我告诉你,在我熬夜刷试卷时,在我拼命往上赶时,在我奋力拼搏时,你问我这段时间干嘛去了,我会平淡的说:我在玩耍啊我不会告诉你,我是那么努力,我是那么拼命,我是那么坚持。所以,我认为,在这个充满竞争的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你也是想拼命地往上赶,你也拼了命的熬夜,你也拼了余刷试类 你也拼了余的节约时间可成绩,却迟迟提不上去...

  • 可怕的晚上

    2022-04-24

    你那天的晚上突然下起了雨,雨珠猛猛地打在地上,越打越打,只听见噼啪的声音和雨猪的声音,当时我和姐姐在床上讲话。突然雷一批没电了,我和姐姐惊慌,马乱的赶紧拿起我爸的手机,打开灯来呼,吓死我。我说一会儿又有电了,可是客厅里的厕所里的我奶奶房间里的左右的风扇都转得很慢,当年很暗起了,怪了,我爸的房间为什么有灯,而是特别亮的呢?过了一会儿又没电了,这是我和姐姐害怕极了,衣服也不敢晾了,我和我姐就赶紧跑上楼...

  • 烦死的那个人

    2022-04-24

    今天下午我回来的时候看见我家后面的那一片光了我心里很激动,接着只听见吵架的声音。突然我听见我爷爷的声音,难道是我爷爷跟谁吵架了?原来是我的爷爷砍掉了别人的树,那个人一直在骂我的爷爷。我的爷爷并没有说他,只是呆呆在一旁听。一直理解给他听。觉得也应该可以砍掉,因为那里的树非常茂盛,所以有点碍事。那里的树都快整在我的屋顶里了。所以我的屋子都很暗,我爷爷就把它砍掉了一些。那里的人就一直在说我爷爷。超烦的,...

  • 篇一校园生活丰富多彩,像万花筒一样,展示出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我盼来了今年的秋季运动会,这次运动会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随着宣布运动会正式开始,各班运动员依次入场。彩旗队排着整齐的队形,大踏步向主席台走来。他们个个面带笑容,昂首阔步,展示出...

  • 篇一今天,天气热得令人烦躁。外面知了直叫,路上不见一个行人,连平时喜欢唧唧渣渣叫的小鸟也不知跑到哪儿乘凉了。我无可奈何地坐在大树下乘凉,尽管手中的扇子不停地扇动着,但豆大的汗珠还是从我的脸上流下。咦,那是什么?我的目光被地下一排黑乎乎的东西...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