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级日记

  • 上次我在日记网第一次兑换奖品,日记网发客服通过我填的手机号找到了微信,不过我填的并不是我的手机号,因为我的手机坏了,寒假的时候就坏了,所以我现在用的是我妈的手机,客服加的也是我妈的微信。她跟我说了我的奖品的事,还跟我说了“谢谢”,我很奇怪她为什么要跟我说谢谢,明明是我兑换奖品,应该是我给日记网添了一份盈利的生意吧。然后我就把客服抛在了脑后,直到前段时间我才想起来。审核的速度有点慢,虽然我知道是中午...

  • 我一早就注意到了日记网里“许愿墙”这个功能,我一连在那里写了好几个愿望,但是我的主页里并没有列出来那些愿望,“愿望列表”里也看不见我的愿望,这是怎么回事?我本来想问问客服,但是我觉得不能过于依赖客服,把客服当成救命稻草,我比较喜欢自己思考。我看过别人的主页,就是那些前辈作者,他们写的愿望大多是18年的,那么中间这么多时间写的愿望都去哪儿了?我没有看见大家2020年许的愿,我之前有考虑过我的电脑硬件...

  • “嘿!你听说了没?”“听说啥啊?”我闺蜜在课间的时候找我,似乎要跟爆料一件事情。“有个男生居然进了女厕所诶!”什么?!这可是个大新闻,我们一起疯狂地笑了起来。“那个男生好像是五年级的,我可是目击证人哦!我从厕所出来看见了那个男的,我还以为是我走错厕所了呢,你是没看见那个场面,他可糗大了!哈哈哈!”真是好笑啊,我还听说那个五年级的男生就是我们这附近闻名的活宝,他居然进了女厕!好好笑哦!要是我也能目击...

  • 我妈回到家,递给我一个快递,说:“你的东西到了。”嗯?是什么?我妈跟我说是我表演的服装,有鞋子和袜子,至于裙子应该还在做。这个白色的袜子很好看,我很喜欢这个袜子的设计,尤其是那个好看的花边。鞋子就更棒了,这可是真货皮鞋耶!质量超好,不过有点大,我穿的是37码鞋,我试了一下,没想到刚刚好,连我自己也不相信我的脚有那么大。袜子我以为我穿不上,但是刚刚好,好吧,这鞋子和袜子是没问题了。我报名了毕业晚会的...

  • 午觉睡昏了头

    2020-07-01

    今天的午觉我睡得很死,一点左右被吵醒了,因为我附近有两个男生在闹,我一闭上眼睛就睡着了,但是我是出于一个半睡半醒的状态,没有完全睡着,但想睡又睡不着,一直在现实和梦境中来回游走。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转眼就铃响了,该起床了。我休息不够,头感觉昏昏的,是睡觉睡太沉了么。后来的几节课,我一直状态不好,头晕晕的,在加上中途被吵醒。两个小时的午觉,似乎睡不够,还有点昏头。我想是最近的睡眠都不好吧,精神状况...

  • 匆匆那年

    2020-07-01

    上学的时候,觉得上课铃是最无情的,每天睡不醒的样子,都被它记录在案。 在课堂的时候,觉得学霸是最无情的,频频举手,金句频出。让其他人的小心脏遭受无情刺激。 在食堂的时候,觉得打饭阿姨是最无情的,姜块冒充鸡腿不说,手一抖,肉片分分钟滑落。 在宿舍的时候,觉得吵吵闹闹的女生是最无情的,小心思,小情绪,数不胜数。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些小妞啊? 回家的时候,觉得考砸了的分数是最无情的,老爸老妈眼神如刀,想把...

  • 作业翻了一倍

    2020-07-01

    英语老师生气地说:“你们看看你们的作业做的是什么鬼样,这周的作业再多一点,免得有些人太闲。”哎,我活着怎么就这么难,不过这样也好,提前适应一下初中的强度。今天的作业是在是太恐怖了,对于我个小学生来说。我不光要完成自己手里的作业,还要抄书,这全都是我们小组的那几个老赖的功劳,他们不学,害得整组人都要被罚抄书,要是没抄,第二天翻倍。呜呜呜,英语作业项目太多了,我直到八点才写完这一科。接下来还剩数学和语...

  • 陈年往事

    2020-07-01

    我在照相馆外面看到老朋友的照片,我目光十分专注地落在玻璃墙上的照片上。 “问我照片里客人的地址?”老板对来取照片的我吐槽,“那么多客人,我怎么会记得,况且很多是游客。” 我再出门时便格外留意了一下,看到被我关注的照片里,是个笑容温婉的女生,只是脸颊上有道明显的伤疤。 挂在门口的铃铛发出声响,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一个一头卷毛,一个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卷毛看了老板一眼,又继续看手里的菜单,然后转头...

  • 我以为我写完了作业,可是我发现我还有一张数学卷子还没写,我得赶紧补了!这张卷子居然还有足足两面没写,虽然不多,但是好麻烦啊。好嘞,加油!我写啊写,我的笔来回在草稿和卷子之间辗转,我要是不写完,待会我妈又得啰嗦,还好及时发现,不然回学校的时候就惨了。呼,总算搞定了,真是千钧一发啊,下次我要检查作业,不能再出现任何纰漏了。这次只是侥幸,粗心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 去咖啡馆

    2020-06-29

    五月的午后,我和周晓敏约在城墙附近的一间咖啡馆见面。是露天的座位,头顶的云层凝滞似褪了色的油彩,阳光透过浓荫溢出星星点点的光斑,印在我白底大波点的衬衫上。 周晓敏说咖啡馆老板是她母亲的朋友,店员很快给我们端来一份白玉枇杷,盛在青碧色的瓷碗里。周晓敏盯着那枇杷,发现侧面的一只上面有明显的撞痕。 我把瓷碗往周晓敏那边推了推:“先吃水果?” 于是我们两人相对无言地吃了一会儿枇杷,周晓敏伸手取过那只有撞痕...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