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年级日记

  • 雾山

    2021-10-04

    不知过了多少天,我的学习之旅依旧停留在第一课的片域,只因我的答卷没得到域主的珍藏,反而被不屑一顾。 我垂着头懊恼地走着,心里世界被浓烈的雾霾笼罩,伸手不见五指,眼前除了雾还是雾,山脉被雾缠绕成了雾山,连上山的路都被困难之雾阻拦。 睁开眼,回到现实世界,远处层林尽染的山脉、孤峰、小山包仿佛都失去了颜色,渐渐地,苍白如雪,裹上了一层浓浓的忧愁之雾。每当我放弃翻阅第一课,转而去看动漫、刷视频、网上聊天,...

  • 初秋的山色

    2021-10-04

    夏去秋来,初秋期间,暑意不减,天空湛蓝浩瀚,不见一丝云影,悬着一轮猛烈的日头,照得山间草地瑟瑟发抖,吓得山间林木叶上渗出豆大的汗珠,接着刮来一阵劲风,树冠枝叶摇晃斜倒,秋老虎悄然苏醒。 梧桐落叶,随风起舞,萧瑟沧桑。林间树木有硬骨的,越是挺拔越是翠绿油亮,有感恩之心的,枝上结出甜美的果实回馈人间,有害怕之意的,叶由碧绿渐渐泛黄。树廊之下,斑驳荫凉,清爽非凡。坐在山路边的长椅上喝口自带的茶水,放空自...

  • 初识第一课

    2021-10-04

    已经忘了与第一课打了多少天的交道,也忘了初识第一课的那个时间,但没忘记的是学习它的初心与攻克它的决心。 之所以决定与第一课见面,是因为我需要一个头绪,一个好的切入点,可以理解为好的入口,进去了看到另一个世界。到目前为止,另一个世界我是没看到,迎接我的却是个死胡同,一堵厚实的墙壁挡住我的去路,我想翻过去失败了,我想放弃第一课转而学习第二课,但课程这事讲究打好基础,第一课通不了,第二课极有可能也是相同...

  • 情况

    2021-10-04

    我现在学第一课感到十分的痛苦,犹如品尝一道满是黑糊的菜,不知该如何下筷。好在经过我的一番翻搅撇赶,还是能从里面搜寻到寥寥数根完好无损的青菜梗。例如第一课教了什么是画,以及“画”字的写法,教了视觉、听觉得到的信息以及人与自然和平共处的兼容情况。 反反复复地读,第一课还是第一课,我的心却凌乱了,因千篇一律而凌乱,因浅尝辄止而凌乱,因快被第一课机械化木偶化而凌乱……真的快被第一课逼疯了。学第一课到底该学...

  • 吃梨

    2021-09-23

    父亲买了一袋梨回家,我恰好渴了,水壶里是刚烧好的滚烫愤怒的开水,不摊凉喝了应该会住院,就走到父亲跟前抓出一个梨子。 父亲说他来洗来削,让我该干嘛干嘛。我嫌弃父亲怕他洗得不到位,洗漏了我吃得不舒服,有心理阴影,洗好了却还在洗又损伤梨的芳香。还是我自己动手,无论洗得如何,吃得心甘情愿。 水柱好像瀑布般落下,梨在灰尘农药里摸爬滚打的表皮,随着水流的擦抹愈发得净亮。翻转旋动间,疯狂蹭刮间,手中的梨我认为可...

  • 衣柜惊魂

    2021-09-12

    今天是周日,我们家一周的大扫除又开始了,我和妈妈一起洗地板、洗被子、洗枕头套、家具也擦得一尘不染,感觉家里的东西都焕然一新了。最后整理的是衣柜,我和妈妈把衣柜里的东西用力的往床上搬,累得满头大汗,突然,我发现一团黑影在衣柜里钻来钻去,我和妈妈大惊失色,都尖叫了起来,我一下子紧紧地抱住了妈妈。妈妈也紧紧把我搂在怀里说:“别怕,宝贝,等一下看妈妈怎么消灭它。”妈妈叫我赶紧到床上躲起来,妈妈轻轻的、慢慢...

  • 随心所欲

    2021-09-12

    依然是暑假的一天,爸妈出门上班,我一个人在家大闹天宫,随心所欲。 暑假嘛,随心所欲也是为了开学更专心地学习。邻居敲门送来蔬菜、水果,我开门接过随便一放;边喝牛奶边看动漫,喝完把盒子随便一丢;想着无论如何该要与书本打个招呼,即使心里再不情愿,走进书房选了本数学练习册,写了几题便哈欠连连,随便一扔。 时光悄无声息地流去,当我随心所欲随得发累,随得不想随的时候,呆呆地站在客厅,沙发上、桌子上一片凌乱,...

  • 为所欲为

    2021-09-12

    我写出来的字,老让老师硬着头皮往下看。他时常打趣地对我说:幼儿园没毕业,跳级念小学不好。 我终于下决心练字了。这时,一只黑蚊子从我旁边飞过,我转身看去,客厅空空荡荡,没有蚊子的身影。我一笔一划慢慢地写着,字迹是楷体。忽然,手背上出现了一个指甲盖般大的黑色,蚊子在上面纹丝不动,我手一甩,它潇洒而去,蔑视地消失在客厅。 我手背上起了个痒包,转而继续练着。它又嚣张地从我眼前掠过,在我耳边发出为所欲为的...

  • 哭泣的桌子

    2021-09-12

    暑假阶段,爸妈很鼓励我邀同学来家作业。一来他们有事不在,无人监督我,学习效率自然大打折扣;二来多个同学多个可能,我有不会的还可以问他。 但我还是没有勇气邀同学来家做客。不是说我不受待见,而是我隐约听见桌子在哭泣。本来还是竹林间风雅的清秀公子的它,因为那天把崭新的它抬回家,它表面的画容是水墨竹群,看上去颇有格调,现在变得油腻异常,老旧无光,俨然一垂危老人。当然它是拜我所赐。当然这也是消极的说法。 桌...

  • 小病实录

    2021-09-12

    感冒对我来说算是一个小病,其实我真不愿把感冒与病联系起来,因为我打心眼儿里蔑视它。它无处不在,像一只烦人的苍蝇,一不留神就来袭扰你。 然而我确实是感冒了,鼻腔呼吸困难,像被什么堵住一样,总发出“吭吭吭”的声音。这声音最让妈厌烦。我有鼻炎,而且很严重,一感冒就鼻涕直流,根本止不住;身体微微感到冷,哪怕外面再热。我手往额头上摸着……还好,不烧。都说胖胖是最不容易感冒的,肥肉就是寒冷的克星,遇上感冒,肥...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