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下的生活

匿名 2020-09-05 21:18:47 热度:3130
  暴雨、大风、双乌云、二十五~二七度

  抗日胜利纪念日、毛豆、韭菜、台风驾到、打预苗针、集市

  早晨四点半起来给鱼儿们换水,外面天蒙蒙亮,雨在后半夜如约而至,昨晚十二点多才入睡,加上作梦,眼珠子有点受不了,用眼药水缓解,补觉到八点,爸爸手机响,一接是哈达医院让我与父亲打防流感预苗针,打了三次电话,因爸爸不放心多问几句,不要带任何证明东西,两人得花二百八十八元钱,爸爸出整钱、妈妈出零钱。

  每人一把伞,我打拼多多上买的自动伞,开始不会用,怎么打开都不知道,是父亲告诉我手柄处有按钮,为了赶时间,边走边学怎么用伞?坐大客车时,车上有太阳来的俩口子,到医院才会把伞闭上与打开,在哈达医院后楼二楼,又见那车上太阳俩口子,她们打出血汗预苗针,免费的、得签名、打三回。爸爸与认识我母亲男医院聊打针,爸爸之前在社区杏花医院预订预苗啦!这回来哈达是因为我们每年都来这打预苗,加上男医生认识我母亲。交上钱、露出左肩膀头,我与父亲各挨一针后,男医生告诉我们不要剧烈运动,否则会伸到。回去时在暴雨中打伞等大客车,又与太阳俩口子坐大客车回去。

  下午遇见汽车阿姨俩口子,上车路上听邵叔说,集市上胖头鱼五元钱一斤,爸爸去买鱼,而我买发糕与毛豆花八元钱,集市上人流少,车上的人也少,在楼下遇见祝姨与秦姨打伞去集市,我邀安安来我家玩,看《倒霉熊》动画片,在黑板上画画,一起吃妈妈煮的毛豆。我顺便吃早餐,给鱼儿喂虾卵,因见鱼儿可哪找食张嘴,祝姨与妈妈聊深圳上班的安安父母,最后祝姨领穿靴子的安安回家。

  十点半被爸爸叫来做胖头鱼而冒雨的姐姐、姐姐厨艺很好,互换暴号钱与手机充值,我比较懒、懒到不去银行存钱。教会弹电子琴李姨打电话让妈妈带钱心过去买卫生纸,四大包五十元钱,货源不明,只知便宜。午觉时,四楼赵姨送一捆韭菜、赵姨亲戚家种的,外面大风狂作,道上无人,六级大风横扫一切,小鸡仔们在仓房渡过非常时期,明天多云好天,给鱼儿们换水、接水中。

  四点三十八分给鱼儿们换水,不被家人理解,认为浪费水,可生命不守护又有谁去做?心无后悔的补觉。下午五点五十一分经过台风侵袭的地方要学会成长,人类在自然面前是多么脆弱啊!妈妈在家照顾小鸡仔们,我与家利见今年最后一面,明天她要上外地上学啦!我不能送别,还好有网络与手机。

  下午四点钟大风加倍,突然停电,躺着听音乐,到四点半来电,姐姐打电话叫大家到楼下刀削面馆聚餐,妈妈在家改衣服、收小鸡仔回笼子。我与爸爸头顶大风、脚踏流水,远见电路工人锯倒的树木。见感冒姐夫扔垃圾、姐姐、带蛋黄的家利,分配给妈妈做扎棍子的口袋活的大爷,胃口大如前的大娘。姐姐点了烤鱼、盆菜、各种面、烤串、饮料、白酒里五元钱给家利,爸爸与姐夫喝白酒,其它人喝饮料,盆菜吃光,爸爸爱吃串、我爱喝饮料,蛋黄又被大家喂吐了,我拿搓子收拾的,家利与姐姐、爸爸吃分大碗葱油面,姐夫与大娘吃一小碗刀削面、大爷吃炒面。

  餐桌上谈到家利明天坐六点十分车再转动车的事,还有姐夫家楼顶漏水的补救措施,大家与邻居的恐吓下,没人敢交不合理的物业费,姐姐用微信付一百六十元钱,老板娘习惯用计算器算账。我与家利冒强风看地上水,来到宏利超市,教会眼镜阿姨值班,家利挑一些零食备明天坐车吃,花三十五元钱,找一张暴号钱,我身上就一百元钱,这时姐姐与姐夫、蛋黄也吃完饭来到超市门口接我们,大家摸黑到俱乐部广场,与大家分离回家,今年最后一次大家聚餐,道上见不怕黑秦姨顶风走圈,我到仓房看望小鸡仔们,已锁上门,回家见妈妈给大爷做兜子,没吃晚饭呢?
2万+
1 点赞

一年级日记相关阅读

精选日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