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和舅舅

匿名 2020-07-31 19:13:44 热度:2595
其实我一直觉得老爸这个人挺怪的,明明是个不拘小节的汉子。能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还会游泳,喜欢攀岩和极限运动。却偏偏永远一副谦谦君子的文弱模样,喜欢穿考究的西装,戴精致的袖扣,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就连金丝边眼镜后的眼神也是温柔的,像个好脾气的教书先生。
而这好脾气的教书先生平生只有两大爱好,一是花艺,一是诗词,是“芍药喜温耐寒”这样的花艺,是“朱颜辞镜花辞树”这样的诗词。这些是我在老爸在后花园里修剪花枝时听到的。那天,老爸去卫生间迟迟没有回来,妈妈让我出去找找老爸,看他干什么去了。却在后花园里看到老爸和舅舅聊得很开心,他们从花艺聊到了诗词。
老爸眉眼弯起,说:“芍药喜温耐寒。”舅舅就会补充道:“它分布在山坡草地,或者林下。”老爸问舅舅:“你女儿叫宋辞色,是不假辞色的辞色吗?”无伤大雅的问题,舅舅却特意纠正 :“是朱颜辞镜花辞树的辞色。”老爸温柔体贴,和同样的舅舅有聊不完的话题,不像我和我妈,是个急性子。
我有时甚至觉得舅舅和老爸才是一对,他们有一样的爱好,有相同的兴趣,舅舅的那些喜好就像是照着老爸的喜好复制粘贴的,分明一模一样。
2万+
1 点赞

四年级日记相关阅读

精选日记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