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三日记

  • 与唐文苑同桌的前十天,我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开她,我们两人几乎没和对方说过一句话,连眼神的触碰都没有过。 很快我便发现,真的如周智博所说的那样,唐文苑在班里没有朋友,大家似乎都在疏远她,却又不像是对待空气的那种无视,而是像看到携带病原体的怪物一样存在嫌弃的成分。对此,当事人满不在意—与其说她不在意,倒像是乐得和自己相处。这种种迹象都在提醒我,绝对不能靠近唐文苑。我扶着脑门儿,在练习本上画圈圈,旁边几个...

  • 勇敢的妈妈

    2020-07-13

    前段时间,我妈去体检,意外地发现身上长了一个小肿瘤。 跟我讲起此事,我强装镇定地安抚她:“放平常心,一切等医生的化验结果。”她轻快地答应下来。隔了两天,化验结果出来了,良性。她很快便住了院,是她独自去医院做的手术。术后,她在医院里打来电话:“做完手术了,医生让住院一周。”除了无用的叮嘱,我再也不能给她任何帮助。 谁曾想,正是恢复期,她却自行出了院,第二天如常去上班。得知这一消息后,我责怪她:“你怎...

  • 我们毕业了

    2020-07-06

    不知不觉就迎来了毕业季,我们班举行了一个“自如地说出心里话”的班会,同学们讲到了许多感人的故事。 有人细数了初中三年累积的遗憾;有人讲述了寒假前的分别,想到竟是他和好朋友在初中生涯见的最后一面,就忍不住伤感起来。因为疫情的缘故,这届毕业生心里的这些复杂情绪来得似乎也比往届毕业生更加强烈。 在猝不及防“被毕业”的基调下,这样的声音也显得更为明显:“眼看就要毕业了,还是没有感觉到自己的成熟,好焦虑啊。...

  • 离校日记

    2020-07-06

    7月5日 星期日 晴 毕业前夕,我让宿管阿姨拍了一张我们宿舍搬空之后的照片。阿姨配合地发来照片,我又转发到宿舍群里。看着照片,我突然回想起初一刚进宿舍的情景。床位靠近门口的李安安一声不吭地整理着床铺,靠近阳台的周静扯着嗓子抱怨着宿舍条件太差,最后到的孟小婉热情地向我们分享她从家里带来的土特产。 不知不觉,我们住了三年的小窝又空了出来。想到以后再也不能围在一起开深夜茶话会,再也不能一起吃火锅追剧了,...

  • 记忆中的老家

    2020-06-29

    老家的后院有个葡萄架,在闷热的夏天,架子上总挂着青色的葡萄。年幼的我盼它们快些成熟,也总是偷偷摘一颗下来尝尝。即便被酸到倒牙,第二天还是不长记性。那时候我觉得,成长真是一件超级慢的事情。 等待葡萄成熟的日子里,邻居家养的浅棕色小土狗总爱送我上学。它还时常蹲守在葡萄架下,百无聊赖地打着哈欠。我时不时跑过去逗它,它总是露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在我转身之后又屁颠屁颠地跟着我。后来它不知不觉地长大,再后来它...

  • 在《云边一个小卖部》这本书里,张嘉佳用平淡的语言刻画了一个遥远、美好、温柔且带有神秘色彩的小镇。讲述了平凡而普通的一群人发生的一个个温暖心酸的故事,我们可以通过刘十三他的点点滴滴找到那种熟悉的归乡之情,体会到生命中最深的感动。云雾间的小卖部,它承载着慢悠悠的岁月。但岁月在山间再悠久也抵不住时间的侵蚀。有些事情从来不会因为我们年少无知而少一些冷酷和无情,我们爱或不爱,都不能阻止一些事情的发生一些人的...

  • 人无完人

    2020-06-27

    总是喜欢那些人格中带有些许缺陷的角色,大抵是因比起面面俱到的人,那些善良之中带着点蠢钝的人,坚韧之中又有点死脑筋或者不擅变通的人,精明当中带有些许利己主义观的人,更符合人性。而所谓人性,比起孟子先生过于美好的“性善论”,我其实更偏向于相信“性善论”与“性恶论”的综合。 不是对人性没信心,只是生而为人,总有柔软与灰暗的两面。我近来读荀子的理论,看他说“人之初,性本恶”,然而荀子先生所谓的“恶”,旨在...

  • 今天我收到凉颜给我发的信息,她说我日记网上的日记被删了一篇,我登上一看,凉颜这个脑子记不清,明明是被删了两篇。小编我就想问问为什么,别人辛苦写的日记您凭什么删掉。既然您想删,那您审核直接不过就完了。我看了夕颜那篇日记,您确实有点过分,审核不过就算了,您为什么把别人的日记删掉,审核的时候说什么内容不符合,字数不够,抄袭,而且最过分的是居然还没有原因。您这样做有什么目的?觉得好玩是吧?作者自己写的日记...

  • 长安街

    2020-06-24

    天色逐步黯淡,余晖照射柔软的云,似是檀紫的天色与一团团暖黄,使人愉悦不少。长安街里,青石一块块拼接汇成一条古巷,屋檐角的露珠断了线,敲打在青石板间。巷边吆喝的老人收了摊,推着木车上所剩的米花糖远去,留下糖香与一阵车轱辘的杂声。天蒙了一层余晖的红,如迟暮的老妇为细嗅风冠上牡丹的少女精心制出的红纱,隐约还能看见朦朦胧胧还未散去的云。在巷间东奔西跑的孩子们陆续回了家,两个意犹未尽的孩子约定了什么,最后也...

  • 经常在午夜时忽然惊醒,一个人蜷缩在床尾,窗外寒气浓厚,寂寥无声。有一种离世界很远的恍惚感,无助,心慌,想大声呐喊,嗓子却暗哑嘶沉。青春根本不是像小四在文字所描绘的有很多很多狗血的香樟树和白衬衫。漫天卷来的习题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所有对异性的关心都是欲盖弥彰。狭窄的教室里是三十八度的燥热,记忆中晕晕沉沉,不再像初一时肆无忌惮的微笑。五三刷了一页又一页,握笔的中指隐隐作痛。费尽心思依旧毫无思绪的题在别人...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